白马于深夜抵达

狗子你变了

【友卯】恃爱逞凶 (恃宠而骄开车番外)(abo)

GALLETE:

Alpha友xOmega卯,这是纯车番外,正文请戳头像
*肾虚的lo主叫大家来吃肉啦!
*二哥终于标记到小少爷了,可喜可贺
*lo主大概十年都不想再开车了,跪求小伙伴们的支持


张嘴吃肉


为什么开了车反而掉粉了😂😂

做人一定要努力,一定要漂亮。
不然你男神怎么会主动来找你呢。

【K莫】万有引力/一发完

鲁门三把斧:



郝眉的样貌真的是特别惹眼。


肤白貌美大长腿,穿起修身西装来更显身段。


那张俊美至极的面孔,简直迷得人能喷出鼻血来。




只不过今天他的脸色比谁都要白。


感冒。


KO和肖奈远赴美国谈生意,猴子愚公负责新项目技术攻关,公司的年终酒会就全交给郝眉一人打理。


传说中的门面担当。


天生丽质难自弃。郝眉强忍着嗓子疼按下闹钟,从床上爬起来开始穿衣服。


KO的视频电话就打了过来。


郝眉想都没想就按掉了。


又打过来。


再按掉。




大洋彼岸的KO坐在笔记本电脑前,眯起眼睛。


正考虑着要不要强行控制对方主机开启视频联络程序的时候,一个视频邀请就杀了回来。


KO心头一动。


赤身裸体的郝眉出现在电脑屏幕上。


KO喉头一紧。


只见他手指了指一丝不挂的自己,懒洋洋道:


“我的内裤你放哪儿了?”




强忍住喷薄欲出的鼻血。


KO认为那是一种性暗示。


赤裸裸的勾引。


肖奈在沙发另一端喝茶并且提醒自己无论如何不能转过头来看对方电脑上的画面。


KO目不转睛的望着对方把纯黑丁字裤由脚踝缓慢又暧昧的拉到腿根,再颇为风骚的捏起一角在自己圆润的臀部上弹动了一下,冲镜头里的人俏皮的眨了眨眼:“想吃吗?”


KO面无表情地:“凌晨三点的机票,洗干净了床上等我。”


郝眉满意又得意的笑了起来。


笑着笑着就开始咳嗽。


KO马上紧张起来:“着凉了?”


郝眉边咳嗽边摆手:“没事儿没事儿从医院挂水回来好多了……”


“你还挂水了??”KO刷的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有没有发烧?”


“你就不盼着我好,”郝眉千娇百媚的白了他一眼,拿起西装披到身上,“关了吧,你眉哥要选领带了。”


KO火辣的视线在对方的臀部和腰间逡巡,最终把它定格在对方修长干净的手指上:“那是我的领带。”


“你的就是我的!”郝眉叉着腰气鼓鼓的瞪着KO。


KO咳嗽一声,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


郝眉略一挑眉抽出一条风骚劲儿十足的豹纹领带来,手指刻意的抚过上面的花纹,再将它搁在鼻子底下嗅了嗅,玩味一挑眉:“假如这就是你。”


KO心脏“咚”得一跳。


郝眉看似无意的用舌尖扫过唇瓣,然后做出了一个骚浪贱满格的动作——


咬住了那只领带的一角,嘴唇朝着摄像头的方向贴了过来——


“啪!”KO面前的屏幕一片黑暗。


“管撩不管操……”郝眉冷笑着把笔记本儿扔在一边儿,“看老子不撩得你归心似箭无心谈判!”


KO望着被对方强行终止的视频画面,默了半晌,道:


“我需要改签登机时间。”




郝眉当然没有戴那条招人得不行的豹纹领带。


他故意打扮得古板教条,还特地给自己选了一副黑框眼镜,目的就是让酒会现场的俊男美女少敬他酒——


得了重感冒的人本来是禁止饮酒的。




还是那句话。


郝眉实在是太——惹——眼——了。


只要他往那儿一站,甭管打扮得多普通多平淡,大家都会像野猪见了白菜一样毫不犹豫的拱上去。


“郝总您先生今天怎么没过来?”一个好事的记着煞有介事的凑了过来,见对方半晌未答,立即补刀,“不会是吵架了吧?”


郝眉听得一头黑线组织了下语言刚想澄清,就见旁边一群人听见风声凑了过来:“不会是婚变吧?”


又有人在他身后聚众窃窃私语:“我看他怎么形单影只的呢,看样子传闻是真的……”


郝眉端着高脚杯不失优雅的转过身:“什么传闻?”


一个小职员赶紧拉过他附耳道:“郝总您别跟他们计较,这帮人最擅长编造花边新闻,什么出轨啊出柜啊双性恋第三者啥的……”


“所以我要任由他们宰割?!”郝眉说这话的声音不大,却足以让周围的好事者听见。


谁都不敢直视郝眉的脸。


在尴尬的气氛中,他黑着一张脸走出了会场。




脑子里绷住的弦瞬间崩断,身上所有的病痛都如潮水般汹涌而至。


他冲到洗手池前捂住胸口,昏天黑地的呕吐起来。


KO出差了三个月,太久了。


久到他自己一个人睡到半夜都会被噩梦惊醒。


久到他会像小报记者一样对双方的爱情产生各种各样的怀疑。


他是不是不爱自己了。


手机忽然震动起来。


郝眉掏出来看了一眼就大呸一声踹开隔间门儿就把手机扔进了坐便器并且按下了冲水按钮。


“打电话算个屁的本事……”他揉着汗湿了的头发,“有能耐你他妈马上出现在老子面前!!”


一双孔武有力的臂膀突然从身后搂住他的腰。


郝眉浑身一震。


他望着镜子里的人,又是狠狠一愣,然后特别毁形象的哇哇大哭起来。




【彩蛋】


郝眉被做晕过去三回,弥留之际还拽着对方睡衣袖子强行装逼:“哎你别走我还能再战三百回合……”


十分钟后。


郝眉痛得满脸是泪:“老子就是随口一说啊……”



这一天都窝在沙发不想动

除了你之后,都是不相关的人海

原来觉得很矫情,自己安慰自己只是戏精体质而已。
现在想一想,无非是从是谁都可以,变成了谁都一个样。
只是用光了而已,这不丢人。

后来,我已经不再寻找你留下的痕迹了。

【k莫】知乎体+论坛体+相性

LIT:

>>链接不对的地方戳我


>>笔芯




知乎体


琐事    羽夏_醉卧沙场我偏笑


撩汉的过程是怎样的以及撩汉成功是怎样一种体验?     白鹿青崖间


有一个特别帅的男朋友是什么体验?   白鹿青崖间


同性双亲是什么体验?  2.0  3.0  4.0  Existence惊蛰


抓住一个人的胃是否就能抓住他的心     踏踏,hi踏踏


和有肤色差的人合照是什么体验?     你里猪蹄


男朋友的腿细白长是什么体验?    【KO版】    你里猪蹄


如何看待演员KO和歌手郝眉的恋情?     伦苏苏


撩=KO   伦苏苏


喜欢一个人到底会有多大的改变?    荼佞


从小到大被塞狗粮的体验    一个不会取名字的人


恋人是话唠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K家吃货眉


郝家作妖老司机     废唧


 


>>>作者:蘑菇园里的香菇


什么时候会让你很想和他在一起一辈子?     


和网恋奔现的男友同居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办公室恋情到底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你是怎么吃水果的?


有一个颜值高声音好听的男友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和幼稚的人谈恋爱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情侣之间吵架的频率和一般理由?




>>>作者:鲁门三把斧


有哪些比「我爱你」更戳心的表白?


怎样判断一个男人真的爱你?


你经历过的最撩的事情是什么?


男人怎样诱惑男人?


和室友谈恋爱是什么体验?


把同事衣服扒光是什么体验?


你有哪些一鸣惊人的操作?


男人怎样诱惑男人?




>>>作者:飞花轻梦


你听过的最美的情话


有个帅到逆天的另一半是种怎样的体验


有个身材很好的另一半是种怎样的体验


有一个蠢萌的另一半是种怎样的体验


有一个爱撒娇的另一半是种怎样的体验


有一个宠你上天的另一半是种怎样的体验


有一个男友力Max的另一半是种怎样的体验


有一个不高冷的猫主子是种怎样的体验


有一个很有钱的另一半是种怎样的体验




论坛体


喜欢上一个会烧菜的黑客,我怀疑自己有病!     在海上飘摇的维尼


818我们学校食堂那个走后门的     五七四十五


在自己的房子里被别人包养了      竹筒上的妹子


818那个撩完就跑的花萝     越山丘


求助!男票是黑客而且有很强的占有欲怎么办!     秋秋


我好像喜欢上了我的竞技场队友(1)  2  3  4    叶子司青


他们总是在搞事     叫我娄哥啊喂


> 思考!我男票究竟是用什么征服我的!   秋秋


该不该告诉暗恋对象我是omega     舞爪张牙小太阳


求鉴定我室友是不是gay?     明明灭灭暮生寒


临近回家过年男票异常焦虑怎么办在线等    舞爪张牙小太阳


你老公的老公不是你的老公     Limitation


记录两个小孩长达十年的友谊1 。。。10   十年01(论坛体的扩写)   秦幺


一篇短小超无聊的论坛体     阿蕉


论——有个极品男友是什么体验    伦苏苏


我的爸爸好讨厌!   伦苏苏


春风十里,gay里gay气。  2  3  4  结局    阿小太高了


八一八我们公司某个陷入疯狂单恋的小白脸    いちに一二菌


震惊!两个男艺人竟是这种关系     一个不会取名字的人


室友半夜抱我摸我蛋怎么办!     白小柯儿


听说那对CP分手了     贩卖西柚汁的锦户凉


论如何勾搭对门的男人    始桃


我的男朋头精力太旺盛怎么办   西泠不是冷






树洞:


为什么男票的着重点总是这么奇怪?


来自匿名论坛的一个直男的树洞(1) 。。。20  文档归类    清秋似梦






相性100问


夫夫相性100问(前50)   后50问   霸王龙咬过的千层糕


《K莫相性100问》(一)         桃园三芝


夫夫相性一百问       白鹿青崖间


夫夫相性一百问       木藏菩雪


相性100问(上)    一身寒

吉隆坡 大表姐色 蓝色T 今天也是少女心